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比较文明视角下的欧洲与中东:同源性与异质化的历史考察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唐沁瑜 近日,中国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官网公布了《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》。表格显示,拟上市主体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郎酒股份),辅导备案日期为2019年8月16日,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。 这意味着,郎酒股份已正式开启IPO进程。 郎酒股份主营“郎”牌系列酒产品,控股股东为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郎酒集团),主要代表产品有“青花郎”(高端酱香酒)、“红花郎”(次高端酱香酒)、“郎牌特曲”(浓香酒)和“小郎酒”(兼香酒)四个系列。 从时间表看,按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此前在2019年工作规划中透露,目标为2020年在主板上市。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了解到,这已不是郎酒股份第一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。2007年和2009年,郎酒股份曾先后两次启动IPO计划,但由于种种原因均未能成功,此次已是该公司第三次闯关。 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,郎酒股份迟迟未能登陆资本市场或与郎酒商标归属问题有关。 目前郎酒商标的持有人并非郎酒集团,而是由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久盛投资)持有。按照当初的协议,只有在郎酒市场营收达到120亿元时,郎牌商标权才归属于郎酒集团。据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了解,2012年郎酒股份营收曾达到过110亿元,但由于当时扩张过快,存货大量积压,在市场风向出现变化后,郎酒营收便一落千丈。而在此后几年时间里,郎酒都在为去库存忙碌,期间更是经历了裁员、罢工等不少风波。 此时重启IPO,是否意味着郎酒股份对业绩达标有了时间表?商标归属问题会不会成为郎酒上市途中最大的“绊脚石”?在大多数知名酒企都已借助资本力量实现快速发展的情况下,身为“川酒六朵金花”之一的郎酒是否已慢了一拍?在今年2月曝出的郎酒经销商因库存压力较大,提价过快使得消费者流失的情况是否属实? 针对上述问题,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多次致电郎酒股份尝试沟通,但截至发稿对方电话一直处于“正在通话中”,而寻遍其官网,也未曾找到官方电邮地址。 颇有意味的是,在9月4日四川工商联发布的“2019四川民营企业100强”榜单中,郎酒股份并无在列,而作为“川酒六朵金花”中的民营企业,剑南春和舍得酒业(600702.SH)均榜上有名。 蹊跷的是,“100强榜单”以民营企业2018年度营业收入总额(入围门槛为13.31亿元)为基本指标,兼顾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情况,并征询有关部门意见后确定,而从硬性指标看,郎酒股份营收2018年已重回百亿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上一年度的“2018四川省民营企业100强榜单”中,郎酒股份排名第28位,当时的入围门槛是10.06亿元。 第三次闯关IPO能否如愿? 由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四川酒业非常发达,共有泸州、宜宾、绵竹、邛崃四大白酒产地,诞生了五粮液(000858.SZ)、泸州老窖(000568.SZ)、剑南春、舍得酒业、水井坊(600779.SH)、郎酒六家知名酒企,并称“六朵金花”。 其中,泸州老窖、五粮液、舍得、水井坊四家均已上市,而始于1903年,拥有百年历史的郎酒,却由于种种原因迟迟未能登陆资本市场。 事实上,早在2007年郎酒就计划IPO,还成立了郎酒股份有限公司,但受企业规模、经营业绩以及经营状况等因素的影响,后暂停了上市计划。 2009年8月,郎酒再次恢复上市计划,并被四川省金融办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,但次年该计划再度终止。 此次重启IPO应属郎酒股份第三次闯关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其压货问题及商标问题依然未能妥善解决。 今年2月市场间有消息称,郎酒有向经销商压货的行为。相关报道显示,春节前后,不断有一些经销商反应库存压力很大,而由于郎酒提价过快也导致消费者流失严重。这引发市场人士猜测,此次郎酒股份冲刺IPO有可能要靠压货经销商美化报表。 这已经不是郎酒股份第一次被指向经销商压货,早在其2012年营收首次破百亿之时,郎酒股份就被指通过向经销商压货来提升业绩。然而,在市场风向转变的几年里,郎酒股份营收一落千丈,接下来的几年都在为去库存而忙绿。 商标权归属存隐忧 郎酒上市还面临一个较大隐忧,即商标权归属问题。 公开资料显示,最初,郎酒股份的商标资产归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代县政府持有,许可给郎酒股份在酒等商品上独占使用。 2002年3月10日及12日,古蔺县人民政府与泸州宝光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泸州宝光)分别签定了《转让协议》及《转让补充协议》。根据这两份协议规定,古蔺县人民政府协议将郎酒集团76.56%的股权作价4.9亿元转让给泸州宝光。 泸州宝光于1997年在泸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,当时法定代表人为郎酒股份现在的董事长汪俊林,并且也为第一大股东。 根据当时四川华信(集团)会计师事务所评估,郎酒集团截至2001年9月30日的净资产评估值为6.4亿元(不含商标、商誉等无形资产及天宝洞、地宝洞的使用权)。也就是说在当时转让时,商标、商誉等无形资产仍然归古蔺县政府所有。 2010年,古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将商标转让给了久盛投资,据当时媒体报道称“郎”等商标转让时采用直接划转的方式,久盛投资支付的价款为0。 企查查数据显示,久盛投资目前共有两大股东,即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和古蔺县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,前者持股80%,后者持股20%,其实控人为汪俊林。 据此,有分析显示,郎酒生产性资产和商标资产的最终控制人均是汪俊林,郎酒IPO因此便顺理成章。 但据此前媒体报道,按照当初郎酒改制时提出的对赌协议,郎酒集团只有把郎酒做到营收120亿元时,才能100%持有郎酒商标。而这很有可能将成为该公司上市途中最大的障碍。 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近年来,不少拟上市公司在IPO关键时期,因为各种专利、商标、著作权等知识产权问题而受影响。 2007年,江西天施康中药股份有限公司因为其“康恩贝”商标的使用依赖于关联方而导致上市失败;2012年,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因为侵犯乔丹姓名权被上诉,导致上市受阻;2015年,浙江红蜻蜓鞋业股份有限公司因商标纠纷被他人举报,不得不在上市前一天的关键时刻宣布暂缓发行股票;新东方也曾因商标纠纷,差点错失上市机会。 对标茅台策略恐不灵 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这些年郎酒的那句广告语“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接壤的赤水河畔诞生了中国两大酱香白酒,其中一个是青花郎”,意在对标A股酱香第一酒贵州茅台(600519.SH),为自己品牌造势。 或正因如此,郎酒股份在营销上投入颇大。据中泰证券研报,郎酒股份每年在央视等媒体投放的广告费高达30亿元,而以2018年郎酒股份营收重回百亿算,郎酒股份仅广告投入就已占营收的将近三成。 除广告宣传上对标茅台,郎酒股份还意欲将产品价格涨到与茅台一般。 今年5月份,郎酒股份曾对青花郎酒在原有价格基础上进行集中提价,自2019年6月1日起,上调4款青花郎酒的单瓶出厂价,其中53度青花郎、44.8度青花郎、39度青花郎(均500ml)的出厂价单瓶均上调79元,而53度大青花郎(3300ml)的单瓶出厂价将上调880元。 另外,郎酒股份还将青花郎的目标零售价设为1500元/瓶,并计划在3年内通过6次提价来实现。 但涨价确实能提升价值吗?据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,中国高端白酒市场正走向寡头垄断。以600元为分界线的酒品中,茅台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和梦之蓝牢牢占据了600元以上产品大部分市场,特别是茅台、五粮液两大巨头就占去近80%—85%的高端市场,剩下的也被梦之蓝、国窖1573等瓜分。 而白酒中的酱酒市场茅台更是“一家独大”,据中泰证券研报,2018年茅台以772亿元的体量占据了整个酱酒市场75%以上的份额。剩下的酱酒市场竞争也愈加激烈,与2010年的350家相比,2018年酱酒企业数量已增至1000家。 业内人士表示,对于品牌底蕴和历史积淀并没有那么深的郎酒股份而言,定位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,某种程度上属于“傍大款”。从品牌和市场的角度来看,郎酒的这种策略有利于其快速占领消费者心智。 有资深白酒爱好者向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表示,能喝得起青花郎的人,一般都会选择五粮液、茅台等高端产品。 另外,值得注意的是,多年来,郎酒股份一直坚持“一树三花”的发展战略,即酱香、浓香、兼香三种香型齐头并进,但从中泰证券研报数据来看,2018年郎酒股份超五成的收入都来源于酱香产品,浓香和兼香型体量不大。 值得注意的是,同样定位酱香白酒的国台酒业也在加速推进上市计划。目前,国台酒业已先于郎酒进入上市辅导阶段,并计划于2020年3月递交IPO材料。若国台酒业抢先登陆A股,郎酒成为“酱香白酒第二股”的愿望恐将落空。 在茅台屡屡创下股价新高之时,郎酒股份还在资本市场的大门之外,而同属酱酒阵营的国台已先行一步,究竟“酱香酒第二股”花落谁家,还需要拭目以待。

(责任编辑:马先震)
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

首页 - https://zhenfajidian.com